紅橙血案

 
紅橙血案
2019-01-13 19:12:08 /故事大全 /被圍觀

1.無頭尸

農歷春節時分,西南邊境的李家村,一個離群索居的孤寡老人被殺,死狀非常詭異。死者頭顱被割斷,放在床頭柜上,下面壓著一張外文報紙,旁邊放著一顆鮮艷的紅橙,死者的無頭尸體則躺在床上。

刑警老楊剛推門進入死者居住的小瓦房,就聞到一股奇異的惡臭。法醫丁憂跟在他身后走進去。

“死者是孤寡老人林阿大,今早尸體被幾個到處瞎逛的孩子發現的。”老楊袖手看丁憂檢查尸體,“這窮鄉僻壤的,哪兒來的這么利的刀?”丁憂湊近,仔細聞了聞斷頭上的切口,一股惡臭中,也不知道她能聞出什么:“不是刀,可能是尼龍制品,不過需要再化驗。”

老楊挺吃驚:“尼龍?你是說漁線嗎?切口這么整齊,不會是職業殺手吧?”用極其堅韌的線切斷脖子,這么干脆利落的殺人手法,絕對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但如果是職業殺手的話,怎么會跑到這個窮鄉僻壤來殺一個孤寡老人?

丁憂的視線被浸透了血的報紙吸引,老楊也瞟了一眼,雖然浸透了血,不過上面的大字還能看得清楚,老楊看到一堆不認識的字母腦仁就疼。

“這是法語的報紙。”內容實在模糊不清,丁憂只能把標題翻譯了,“中國淘金商人夢碎非洲。”

老楊搖搖頭,視線從報紙轉移到床頭柜上的紅橙:“這個橘子長得有點奇怪!這么紅。”

丁憂看了一眼:“這后山上種的不都是這種嗎?是從以色列引進的新品種,叫做紅橙。”

“以色列?”老楊狐疑起來,“這洋玩意都種到這里來了?”以色列引進的紅橙,法語的報紙,到非洲淘金的中國商人,這小小的案發現場,竟然有五湖四海的線索。

丁憂做完初步檢查,招呼老楊幫她把林阿大的尸體裝入尸袋,抬的時候,尸體的手耷拉下去,老楊眼尖,放下尸體就去查看林阿大的手。丁憂一個眼神甩過去,明示“別亂動我的東西”!

但老楊好像著了魔一樣,翻來覆去地擺弄林阿大一雙青灰色的老手,這手看上去像是農民的手,寬大粗糙,布滿老繭。老楊端詳著林阿大的虎口凝思良久,抬頭對丁憂說:“妹子,這是一雙玩槍的手!”

虎口內側有老繭,是玩槍的!一個窮鄉僻壤、死于非命的孤寡老人,竟然有一雙玩槍的手?這樁沒頭緒的謀殺案變得越來越復雜了。

老楊立刻去找村長,他要知道這林阿大到底是什么人!

村長說,林阿大早年去非洲淘金,年紀大了也沒掙到什么錢,前幾年就從非洲回來務農了。

“林阿大現在64歲,非洲淘金也就是10來年前興起的,一個50歲半老頭子去淘金?村長,你別開玩笑。”老楊點燃一根煙。

村長連忙擺手:“死人這么大的事兒,我怎么敢瞎說!林阿大真是12年前去淘金的,好像是省城里一個老板帶他出去的!村子里那么多青壯年,咋還輪得上他?但去了也沒用呀!沒賺到錢,還是得住在那個快要倒了的小瓦房里!”

“這林阿大是什么個來頭呢?一直是你們村里的人?還是外面過來的?”老楊給村長點了根煙。

“這說來話長,林阿大也真是命苦!”村長回憶起來,“他不是本村人,40年多前吧,也不知道是逃荒還是逃難來的這里,剛好村里一戶人家只有個女兒,就把他招贅了。沒過幾年,林阿大的岳父岳母就相繼過世,后來他老婆給他生了個兒子,這個兒子長到1歲的時候竟然被人販子給偷走了!林阿大夫妻找孩子找了好幾年,也沒有下落。林阿大的老婆精神受了刺激,瘋瘋癲癲地到處亂跑找孩子,沒多久也走失了,從此之后,林阿大就孤家寡人地生活。”

“那他是從哪里來的呢?”老楊問。

“這還真沒有人知道。”村長很為難,“他自己也從來沒講過……”

“帶他去非洲的老板是誰?”老楊又問。

“時間長了,真記不得了!”村長面有愧色。

“這紅橙有什么特別的?”老楊不放棄。

“這紅橙不是本地品種,是從以色列引進的,我們村也就林阿大種植。”村長總算回答了一個問題,長噓一口氣。

“他為什么會種這種紅橙?”老楊問。

“當時農業站的專家過來講解種植技術,可能林阿大聽說能賺錢,就種了唄!”村長不以為然。

老楊不會問沒有意義的問題,林阿大已經死亡多天了,但床頭柜上放著的紅橙非常新鮮,蒂還是翠綠的,這紅橙摘于謀殺案發生之后,林阿大當時已經死了,那么是誰把紅橙放在他的床頭柜上?

是兇手?還是知情人?

所屬專題:
如果您覺得本文或圖片不錯,請把它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遺骨的真相
下一篇:電話追兇
 
搜索
 
 
廣告
 
 
廣告
 
故事大全
 
版權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點地圖手機看故事 站點地圖
今年今年做什么生意好赚钱 奇趣腾讯分分彩计划官网 彩票辽宁35选7官方网站 600016股票行情新浪网 腾讯分分彩不倒翁打法 查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极速11选5是否正规 佳永配资 2013陕西快乐十分技巧 甘肃快3形态走势一定牛 广西快3多长时间开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