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情劫

 
亂世情劫
2017-08-01 09:28:29 /故事大全 /被圍觀

亂世情劫適合一個人閱讀。一定會給你帶來獨特的視覺沖擊與心靈上的碰撞


一美人如花隔云端

崇禎十五年十月初九,黃河決堤,開封的難民四處流散,父母弟妹皆在洪流中失去了蹤影。我因為是家中長子,被祖父拉著跳進了他為自己準備的棺材中輾轉飄零到了京城地界,卻被城中官兵拒于城外,祖父更是因為沿途風餐露宿的辛苦最終在京郊的七眼橋旁徹底地病倒了。

身無分文,我唯有靠著從前在鄉下翻墻爬樹練就的功夫,每日夜半時分偷偷地潛進七眼橋旁的鐵佛寺,偷些香案上的貢品齋果回來與祖父果腹。然而,祖父的臉還是一天天地凹陷了下去。那天夜里,他的呼吸漸漸微弱,混濁的老眼里黯然無光,干裂的雙唇囁嚅著:“阿顯,我……我聞見你娘做的泉水饅頭的香味了……什么時候能熟???我,我餓得緊……”

我鼻子一酸,雙拳握得死緊:“馬上就熟了,爺爺,您先睡一覺,醒來就能吃上饅頭了!”

“好!”祖父眸光亮了一瞬,扯了扯唇角似是想笑,雙眼卻緩緩閉了起來,喉中的痰液咯咯作響,我心里一陣一陣地發起寒來。

在老家時,曾聽隔壁的那些三姑六婆說,誰家久病的老人若是起了痰,至多撐不過十二個時辰。

我脫下身上那件滿是泥漿的外袍小心翼翼地給他蓋好后,便飛奔著往鐵佛寺去了。

在鐵佛寺這種京郊的小寺廟里,香火雖然不旺,但齋菜是極出名的。聽聞京中的達官貴人都時常來此覓食,所以,雖是于白天第一次堂而皇之地入寺,我卻幾乎沒費什么勁就循著菜香找到了后廚。

廚房里,兩個和尚正背對著我切菜炒菜,張羅著吃食,灶臺前的三口大鍋里分別放了籠屜和飯甑,淡淡的豆香混合著米面的味道往我鼻間沖來。我顧不得多想,抱起一塊碎石便砸破了他們院中儲水的大缸,趁他們都跑出來察看的時候,從廚房西邊的窗戶跳了進去,顧不得熱氣燙手,掀開蒸籠便要去拿那又香又軟的包子。

然而,我的手指剛落到包子上,一雙手便毫無預警地從灶臺后伸了出來扣住了我的手。

我訝然轉眸,這才發現那土灶后竟坐了個年輕女子,因為是坐在灶爐蒸屜后,竟是被擋了個嚴嚴實實,以至于我壓根沒瞧見這里還躲了個燒火的丫頭。然而,此時那雙細白的小手緊緊地扣住我的手,小手的主人一身淺青交領的窄袖衫,襯得纖細的身段玲瓏窈窕,通身雖無半件金玉首飾,可是她微揚的小臉和咄咄逼人的目光,莫名便有一種威壓之勢。

我緊張得額頭冒汗,卻強作鎮定地低聲道:“放開我!”

“看你模樣周正、四肢俱全,怎么年紀輕輕的,居然偷東西偷到佛門清凈地來了?”她雖不肯松開手,一開腔,聲音卻是溫柔婉轉。

我顧不上許多,用力掙開她的手,順手從籠屜里拿了兩個包子便要離開,轉身卻見她因為我方才動作太猛,正往后連退了兩步,眼看便要摔向靠墻的那堆干柴。

那干柴大約都是寺中僧侶從山中拾來,枝丫橫生,若是照她這個力度撞上去少不得要皮肉受傷……我心中一軟,伸手一把又拉住了她。

“你……”她驚魂未定,剛想開口,我眼角的余光卻瞥見了那兩名做飯的僧人,嚇得連忙將包子揣進懷中,依舊從窗口跳了出去,迎著風便翻過了西邊的圍墻狂奔著往七眼橋趕去。

胸腔里的心臟撲通撲通跳得歡快,分不清是高興還是害怕。我抬起手腕想拭去額上的汗,卻依稀聞到袖間傳來一縷幽幽暗香,想是方才那一扣一推一拉之時,沾染了她衣袖上的香味。

“爺爺,我……我給你拿了包子來了!”我氣喘吁吁,一邊掏出那將我胸膛燙得灼痛的包子,輕輕推了推祖父的身體,卻猝不及防地被他倚在橋洞石墩上的身子直挺挺地壓倒。

手中的包子頓時掉了下來,我整個人都僵住了,任由他的頭無力地耷拉在我的肩膀上。

喉頭發緊,眼眶發澀,好半晌,我才憋出一句尖厲的嘶吼:“爺爺!”

這一路的顛沛流離都比不上此時我從此孑然一身的茫然和恐懼。

“逝者已矣,你……節哀!”一個陌生卻熟悉的女聲忽然從我身后傳來,我轉身,難以置信地望著眼前的女子。

“我,我跟著你跑出來的!”她似乎看透了我的疑惑,舉起手中的白玉平安扣,我下意識地摸向自己的脖子,這才發現發洪水時母親掛在我脖子上的那枚平安扣竟不知何時遺落了。

“你這玉扣的玉質很不錯,若是變賣也能值些銀錢??赡銓幵竿禆|西吃都不肯典當,顯見你將其看得極重。”她說到這里,微頓了頓,“連驕傲都不要了也要留著的東西,若是遺失了,肯定會急壞的。”

我將披在祖父身上的外袍墊在地上,讓他平躺在地上后,才緩緩起身接過她遞來的玉扣,啞聲道了句謝。

“你們……一直住在這里?”

“怎么可能一直住在這里?”我抬起頭瞪了她一眼,聲音也不自覺因為悲憤而高了許多,“我們在開封也是有家的,我原本也是富庶人家出身。再過一年半說不定我也能和我爹一樣,到縣里的衙門里當個差役??墒?,一場洪水毀了一切,好不容易沿途乞討來到天子腳下,可是,京城的城門卻不肯放我們這些流民入內……” 

她先是一愣,旋即便擰起了眉,一雙美目注視著我和祖父,雖不見有同情之色,卻隱有幾分慚愧和內疚。

我看著她一身樸素卻極講究的衣服,又是一口純正的京腔,便上前幾步,冷笑道:“你方才不是還好奇我這種四肢俱全的人,為何只能淪落到行雞鳴狗盜之事嗎?我現在倒是可以回答你,這些都是拜你們這些京城人士的善念所賜!你可知道,單單這京郊幾十里,每日有多少難民如我祖父這樣餓著肚子帶著一身病痛和絕望而死去嗎?你……”

“放肆!”一個清越的男聲忽然響起,一身錦衣如玉的男子帶著兩個隨從正匆忙地向這邊趕來,一個箭步沖上前將她從我面前拉開,十分關切地檢視她的周身,“你沒事吧?”

她搖頭,擠出一抹笑。

男子略帶抱怨道:“我不過是陪方丈下了盤棋,忽然聽說寺中來了小偷,你閑得無聊跑去廚房添柴燒火打發時間也就算了,竟還只身跑出來追賊……”

“世顯,我沒事!”她拉住他的胳膊,動作里透著親昵和安撫意味,看得出來這兩人的關系很是親近,兩人又都是錦繡華貴的模樣,只是并肩站在一處,都如橋洞外的陽光般明亮和煦。

我低頭想將玉扣系好,卻發現那玉扣上的紅繩因為磨損已經很難系起來了,我試了幾次都接不上來,正有些惱怒,旁邊卻遞來一根淡青色的發帶:“給你!”

原來是她解了頭上一根束發的絲帶給我,原本斜扎在頭頂的一個小辮子此時已經完全散在肩頭。

我有些遲疑,她卻已經奪過我手中的玉扣,將那柔軟的發帶從玉扣中穿了過去:“男兒大丈夫,自當愛憎磊落。既然是珍貴的東西,自當不顧一切地去保護!”說著,她將玉扣遞還給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接過玉扣,那軟絲帶在掌中溫熱的觸感有些熟悉,一如她那雙白皙柔荑。

“張世顯!”我看了看她身后的男子,方才隱約聽她喚那男人世顯,不知是不是錯覺。

“真巧!”她唇角一揚,竟是笑了起來,山花一般爛漫,卻是回頭沖她身旁的男人道,“沒想到,在這種地方竟能遇到一個與你同名的人吧?”

男子寵溺地摸了摸她的頭發,并不答話,只是目光愈發溫柔道:“我們差不多該動身回城了,來之前說好了只是來吃頓素齋的,現下這么一鬧,只怕家中長輩知道又要不高興了。還是早些回去好了。”

她一邊點頭,一邊從袖中掏出一枚小銅符,然后看向我 :“你先將你祖父安葬了,若是真想進京,可憑此符入城。如果有難事,皆可到城南朱雀街的都尉府找這位周公子??丛谖业拿孀由?,他一定會搭救你一把的。”

“媺娖!”男子皺眉,不滿地掃了我一眼,“你那銅符上面可還有我親手為你刻的字!”

“江湖救急嘛!你幾時變得這么小氣了?”她不由分說地將那銅符塞到我手中,才轉身挽了男子的胳膊離去,喁喁私語聲也漸行漸遠。

我接過銅符,上面赫然刻了個朱字,頓時心中一震。

“朱……媺娖?”我不由自主地喚出她的名字,眉頭卻深深擰起,這天子腳下,姓朱的女子……會是個什么身份?

所屬專題:
如果您覺得本文或圖片不錯,請把它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吹夢到西洲
下一篇:一睡如故
 
搜索
 
 
廣告
 
 
廣告
 
故事大全
 
版權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點地圖手機看故事 站點地圖
今年今年做什么生意好赚钱 幸运快3哪里可以下载 看k线图买卖股票 贵州快三开奖,遗漏 乐赢资本 黑龙江6+1一等奖 江苏快三计划 黑龙江36选7开奖号码 私募分级基金配资 安徽快三开奖有什么技巧 十一选五玩法